您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顶尖高手论坛 > 正文
秒杀《儒道至圣》吊打《莽荒纪》第一本书凭92分力压群雄爽
作者:admin 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9-07-10

  小伙伴们,大家好!很高兴又跟大家见面了!非常感谢小可爱们在百忙之中点开小编的这篇文章,小编真的是荣幸之至。小编每天都会给大家分享精彩的小说,希望大家都能喜欢。今天小编推荐给大家的是秒杀《儒道至圣》吊打《莽荒纪》,第一本书凭9.2分力压群雄,爽看过的小伙伴也可以在评论区说说哦!

  【简介】五行是世界的根基,也是天地间至高的大道,何铭从最底层崛起,一拳一脚打出一片不一样的天地。阅尽人间冷暖,恩仇尽在弹指间,不羁功名利禄,红尘滚滚我为尊!

  【精彩内容】夜晚降临,何铭运转无漏镜像神通,方圆五百米范围内的景象,都在脑海中呈现出来,天上地下都没有什么东西躲得过他的查探。随着修为的增加,无漏镜像神通的探查范围也在不停增加,何铭在这个领域之中,就如同是无所不知、无所不见的神灵一样,可以探知一切存在。有无漏镜像神通帮助,陈家对何铭根本就是不设防的,绕着偏僻的地方走了一圈,整个陈家里里外外,对他就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了,密室自然也已经找到。陈家有一位登天梯境界的武者,何铭没有惊动他,找到一个隐蔽的地方,进入其中后,集中无漏镜像神通,将藏在密室中的秘籍,全都看了一遍。整个过程非常顺利,何铭也找到了自己想要的土系内劲高级秘籍。找到了想要的东西,何铭起身就要离开,而就在这时,他突然发现一件事,让他心中就忍不住一动。

  【简介】圣人驾临,口诛笔伐,可诛人,可判天子无道,以一敌国。一个默默无闻的寒门子弟,被人砸破头后,挟传世诗词,书惊圣文章,踏上至圣之路。

  【精彩内容】吃过午饭,方府的管家带着七个人前来,说都是方夫人亲自挑的,都是身家清白的大源府人,让方运选两个当长随。那七人在院子里,面容肃穆,身体挺得笔直,每个人的目光里都好像藏着一把刀,杨玉环根本不敢靠近。方运站在七个人面前走了两个来回,这些人有的只剩一臂,有的瞎了一只眼,有的伤势不明显,看样子都是受伤后不得不退伍的童生士兵。童生的身体原本就比普通人强太多,他们一旦练武很快就会成为高手,若是近身偷袭,连举人都可能被杀死,但遇到进士就不行了,唇枪舌剑能在瞬间杀死他们。方运道:“你们既然是被伯母挑选的,应该大都认识,如果你们组成一支队伍,要选一个队长,你们会选谁。”其余六个人一起看向那个断臂中年人,那人并不强壮,看上去甚至有些老实,但目光比其余六个人都沉稳。

  【简介】纪宁死后来到阴曹地府,经判官审前生判来世,投胎到了部族纪氏。有为了逍遥长生,历三灾九劫,纵死无悔的无数修仙者……纪宁也成为了一名修仙者,开始了修仙之路……

  【精彩内容】纪一川坐在了床边看着妻子,伸手摸着妻子的脸,呢喃道:“这一天,还是要来了吗?你当初要生下宁儿,我就怕这一天真的会来,我不信,我不信,一定还能活下去的,我还要陪你看着儿子变成了不起的大英雄呢。”片刻。一名穿着脏兮兮兽皮的大胡子老者走了进来,他的身上都自然携带着一阵阵草香,巫师药师都是对天地间草药很有研究的一群人,这无尽大地很是神奇,生长了很多奇特生物,即便看似普通的草药,只要提出混合起来,也能有一些奇效。而这漕巫师就是纪氏西府内这一方方面最强的一个。“漕巫师。”纪一川看向这大胡子老者,“我夫人刚才无故晕倒,你来看看吧。”“统领请退后。”漕巫师沙哑道,纪一川连朝一旁后退让开位置,而漕巫师则是伸出了干巴巴宛如鸡爪的手,放在了尉迟雪的额头上,顿时一点绿光在漕巫师的手掌中产生,开始逐渐渗透进尉迟雪的体内。

  【简介】剑者,天涯孤独客!剑道,无尽寂寞之路!一剑怒动风雷起,斩天灭地碎星河!吾,剑邪萧风雪,以己化剑道,伫立千峰,威镇寰宇,誓问吾之面前,谁人敢敌,谁人可敌!

  【精彩内容】萧寒听了叶秋雨的讲述,心有戚戚,家族被灭、恋人移情、身受算计重创、天赋沦丧、遭人嘲讽奚落,这已算得上是人间悲剧了。难得可贵的是,即使遭受了这么多坎坷磨难,夜苍云依旧能秉持笑容,没有沉沦偏失,这份坚毅的心性,纵是他也逊色三分。他想了想说:“既然大师兄有恙在身,我还是先过去看看吧,毕竟我总是行走在外,也未曾真正关心过他!师姐若想学习剑术,明日来我居处便可,来日方长,应也不急于一时!”叶秋雨点了点头说:“我和你一起去看看大师兄吧!”“嗯!”两人同行,回到住社区,径直走向了夜苍云居住的小院。夜苍云的住处栽满了青松、翠竹,有一股宁静淡远的味道,使人的心不自觉地平静了下来。小院并未启动封禁,房门也是半掩,不过出于礼貌,他们还是敲了一下门。门环轻叩,随即便听闻内中传出一道清冷的声音:“进来吧!”

  【精彩内容】手里端着一碗面,面很宽,元正下意识的看了一眼,这大概就是大秦鼎鼎大名的裤带面了。这里荒无人烟,只有这一户人家,并不存在炊烟渺渺的村庄。老汉大概是很久没有见过生人了,一脸木然的看着元正,说道:“看公子的打扮,应该是富贵人家的孩子,怎么来这种地方了。”说话的时候,还看了一眼跟随在元正身后那匹黑色的高头大马。元正柔和说道:“我来自于咸阳,跟着父亲他们秋日狩猎,四处浪荡,一时贪玩,和父亲他们走散了,这才流浪到此地,不知可否在这里混一顿饭吃。”元正的肚子是真的有些饿了,本来想找一家客栈,但他自己离开秦岭,朝着大秦而来,不知不觉间就跟着渭河一路往上,然后便来到了此地。老汉让开一条路,说道:“进来做吧。”进入屋子里,当下就被炉火的温度涌来,元正的心里生了一丝暖意,刚架了柴火,火坑里的火燃烧的不是很旺。

  今天给大家的推荐就到这里了,如果有什么喜欢的可以留言告诉小编哦,大家的支持就是小编的动力,非常的感谢,每天都是在这里,咱们不见不散哦~

  本站资源均收集整理于互联网,其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果有侵犯您权利的资源,请来信告知,我们将及时撤销相应资源2018香港马会资料大全